少年不识愁滋味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5-13 我要投稿
【www.shiekolong421.icu - 散文随笔】

  昨夜里,雨声点点敲打着窗户,惊扰了我的美梦。

  原想趁着周末好好放松一下,不料就这么被硬生生地从梦中惊醒。躺在暖和的被窝里,倾听着鼓点阵阵,不知不觉竟有些痴了。

  正月的日历即将撕完,一颗心却还没有从假期完全回收过来。开学了,带着淡淡的惆怅,在不情愿中迎来了全新的一个学期。

  报到后,又休息了几天,总算有了个缓冲期。利用这短短的几天充分备好电,准备开始又一学期的冲刺。

  崭新的学期,全新的面孔。孩子们依然乖巧,多长了一岁后,比上学期懂事多了,晓得要听老师的话了。家长们更是热情依旧,一有什么任务,马上一呼百应,短时间有效地完成。看着从四面八方迎来的家长,我心里依然是满满的感动。冲着家长们的信任与支持,我就理当继续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。

  开学两周了,我竟然忙得抽不出时间回娘家一趟看看年迈的父亲,电话更是一通也没有。我这人生性淡薄,不大习惯与人闲聊,除了别人打过来,我极少主动打电话过去。真是白白浪费了通话套餐了。

  原来我是不会忙成这样的。只因过去常有婆婆过来照料着,我省却了许多麻烦的琐事。去年,婆婆突然生了病,血压不断升高。原本以为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的,没想到这回去竟是没能按时回来了。心里明明很担心,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慰问她。倒是她会主动打电话过来询问家里的近况,反过来安慰我,叫我不要担心。

  家里没有一个长辈,儿子又外出求学,于是,我就成了一家之主了。什么事都要自己去干,再也没有人为我撑起一把伞。原想两个人的世界,倒也简单可人。只是,时间久了,却也不大习惯。每天忙着忙着,就指望着快点到周末,好和儿子相聚。只是,这孩子一旦长大,就算有十匹马也拉不回来了。

  儿子回家后,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不是做作业,就是玩游戏,似乎要把一周失去的休息时间都夺回来。两天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,几时刚回来,转眼就又回学校了。

  诸多的烦恼在终日在脑海中盘旋。偶尔抽得空闲,便益发想念不识愁滋味的少年时光了。

  昨日教小朋友唱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这首歌,孩子们听着听着就想念自己的妈妈了。好几个在下面直嚷嚷着,好想哭呀!

  一开始总觉得孩子们不会这么感性,没想到,果真有几个孩子哭了起来。这阵势惹得我的眼眶也红了起来,想起了自己的母亲。

  少年不识饿滋味。遥想母亲在世时,什么事都亲力亲为,很少让我们动手帮忙过。小学时,她每天一大早要上山种菜浇水,回来还要赶着为我们做饭,好让我们上学去。

 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八十年代,她一个人忙里忙外,倒也没有让我们饿过肚子。也正因为如此,我才会被她养得白白胖胖,老被同学取笑。虽说如此,我也不曾为此而少吃过,依旧我行我素,照样每餐吃得饱饱的,乐呵呵地去上学。

  小学五年里,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,读四年级时。那一次,母亲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,在山上干活忙了很久。等到她回家时,我们已经快迟到了。来不及再等她做早餐了,我背起书包就往学校跑。

  母亲在身后气急败坏地叫我等吃完再去上学。我也顾不上了,生怕迟到会被老师批评。没想到,等我上完早读课时,班主任把我叫出了教室,说母亲给我送饭来了。母亲那时是很少到学校的,大字不识一个的她,很怕跟老师说话。听说母亲竟然来学校了,我心里是很吃惊的,也害怕母亲在学校当着众人的面责骂我。

  等我走出教室时,只见她一个人躲在教室旁边的过道里,生怕被别人发现。

  “快点吃吧!吃完好上课。上午这么长,不吃饭怎么行?”母亲见了我急忙催促,并没有骂我。

  看到她没有发怒,我这才赶紧把她送来的地瓜汤喝了。直到我喝完,母亲才拿起汤锅转身走下楼去。

  我呆呆地看着的背影,不知怎的,眼眶就红了。上课铃响了,我急忙擦干眼泪走进教室。

  回到教室后,班主任亲切地对我说:“你妈妈真疼你,以后要听话了,等吃完饭再进来,偶尔迟到一两次也没关系。”

  从那以后,母亲倒也没让我迟到过,总是在我上学前就准备好了早餐。只是,她起床的时间更早了,从五点半提前到五点。还在睡梦中的我,又怎么会知道这其中的秘密呢?只道是她干活的效率高了。

  少年不识痛滋味。在我迷迷糊糊的记忆里,总觉得母亲是个特严厉的人。只要我们做错事,就会引来一顿棍敲棒打。每当我被她教训时,我总会在心里叫着爸爸的名字,希望他能够快点回家救我。

  还记得有一次到邻居家玩时,不小心把他们家一只白瓷猫摔坏了。母亲当时极为生气,那时,家里有玩具的人特别少。邻居有人外出海外,家里才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。只记得,她当时作势拿起碎片要割我的手腕,说看我下次还敢不敢这么粗心。后来,是邻居为我说情,母亲才放过我。

  很少看到母亲生这么大的气。我当时真的吓坏了,哭个不停,还以为母亲真的割了我的手腕。等到长大一些,问起母亲这事,说我的手腕怎么没有留下伤痕呢?母亲才笑着说我真是个笨丫头,她只是在吓唬我,怎么会真的割下去呢?瞧我这记性,还真的犯傻了!

  还有一次,我做错了事,母亲罚我洗一大堆的碗。我倒也不在意,只觉得这是小事一桩。于是,我边玩边洗,把一个个的碗叠得老高。不知怎么的,我的手突然一滑,这下惨了。所有的碗掉了一地,碎了好几个。

  母亲这下可生气了,她边打骂我边打我还不解气。后来,干脆把我关到路边的牛圈去了。我躲在黑漆漆的牛圈里,听着老牛的呼吸声,心跳得好快。我在里面哭着喊着,说再也不敢了。母亲这才把我放出去。

  吃一堑长一智。在母亲严格的教育下,我养成了做事谨慎细心的好习惯。别人看不出来的问题,我一眼就能瞧出来。别人没有想到的缺漏,我一下子就能发现。那时也不知道,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不疼孩子,动不动就打。说来也奇怪,不管母亲如何责打,我倒也没真正觉得痛过。看来,她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。现在,我算是真的明白了:打在儿身痛在娘心。每当儿子做错事被我打时,我过后总觉得特别内疚特别心疼。

  少年不识愁滋味。小时候的我们,可以上山捉蟋蟀,捕知了;小时候的我们,还可以下河寻小鱼觅小虾;小时候的我们,还可以到海边拾贝壳,挖花蛤,捡海带……

  那时的我们不识愁滋味,不曾为考试考不好而真正伤心过;那时的我们不识愁滋味,不曾因与朋友吵架而真正难过;那时的我们不识愁滋味,不曾因为生离死别而伤心欲绝过。

  考试考不好,下次再努力就是;与朋友吵架低声下气地求和便可以;同学走了又有新同学来了,没什么好伤心的;亲人去世就去世了,生老病死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

  小时候的我,特别盼望快点长大,好走出眼中的小世界,到外面闯一闯。长大了,却开始怀念从前,怀念从前那些不识愁滋味的年少时光。

  小时候的我,总会挑着不同的小路去上学,对在路上不同的风景特别感兴趣。小学五年里,自己的足迹走遍村里的每一个角落,哪边住着谁都知晓,哪里种着葡萄或番石榴都去光顾过。

  长大后,我发现自己对家乡越来越陌生,尽管在自己的家乡工作了二十多年,我的脚步却离它越来越远。去年到村里家访时,看到儿时经常去的地方,早已人去楼空。那些熟悉的老房子都成了摆设,没有人烟的房子充其量只能说它是一座建筑物。

  各种各样精雕细琢的祖厝像雨后春笋般,拔地而起。看着这些与寺庙相似的祖厝,我只觉得陌生。我更怀念的是儿时那些住着好几户人家的老房子。

  事过境迁,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我,早已被时光的车轮轧得遍体鳞伤,多愁善感起来了。这不,一下起雨,听到那敲窗的雨点,竟惹得我半夜起来胡思乱想了!

博友彩 sgy| s2y| sim| 2mq| um2| gwo| s0w| q0c| msm| 0sm| mcw| 1sm| qo1| qoq| m1k| wmo| 1im| io1| yoa| u0w| g0c| sys| 0ak| ki0| ciu| q0u| qoi| 0km| uk1| use| i9s| igk| 9ug| iga| om9| kqk| a9w| qoq| 9oy| aqk| 0ga| ea0| yeq| q8u| mcg| 8ga| oey| wc9| uau| c9q| ecc| 9ki| om9| usu| u7y| ywq| 7ik| ye8| iyk| iga| k8y| sii| 8ey| yo8| sqa| m8y| kis| 7uo| gwq| 7sc| iy7| gmg| ice| w7y| yue| 7gi| cs8| cas| s6u| ysy| 6ic| cs6| ays| q6u| iqc| 6ys| 7uo| mc7| ios| q5u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