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嘴的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5-13 我要投稿
【www.shiekolong421.icu - 散文随笔】

  花嘴是老爸老妈的爱犬。去村子里游玩,骤雨忽至,一路小跑回家,迎面花嘴向我走过来,约六七米的距离它停了下来,凝视着我,有些迟疑、有一点生疏。我蹲下来想给它拍张照片,它掉头就跑,跑到前头又驻足回头看看我,等我快靠近时它又往前走,一路追追赶赶、折折返返回到家。花嘴其实是来接我回家的,一年或一年半间或有几天的相处时间,花嘴自然有一些记忆,但不会深刻,它想表达热情又怕过了头。

  花嘴一身白,因嘴角一小撮毛黑白交织而得名,它陪伴守护爸妈15年了。它对妈妈的依赖胜过阿爸,夜晚的情感较白昼炽热。白天它在门前庭院闲逛,打打盹。

  家里的小黑猫是它的小伙伴,它俩亲昵无间。幼年的小黑猫刚抱回家的时候,花嘴围着它不停转圈,左看右瞅,试图伸出舌头舔舔它。待小黑猫稍大一点的时候,经常友好地邀请小黑猫一起玩耍。它们相互嬉戏,花嘴把小黑猫叼在嘴里,跑来跑去,或者放下,待小黑猫滚落地面翻身站立想逃跑时,花嘴一张嘴又叼起小黑猫。有时小黑猫会主动伸出前爪去挠花嘴,花嘴便会佯装睡觉,眼睛眯成一条缝,任由小黑猫的淘气。也有猫狗大战的时候,或因抢夺食物,或因两个不同频,激怒的花嘴会皱起鼻头,发出低鸣声,尾巴高高翘起,毛竖起来,小黑猫见状“嗖”地一声爬上屋前的梨树,或者栖息在衣柜等离地面颇高的地方令花嘴够不着它。花嘴只能抬头望望,扫兴离开。

  花嘴与家里的大公鸡是死对头,通常是花嘴没防备的时候,大公鸡上来猛一阵啄,花嘴只能狂吠抵抗,假装要撕咬它,大公鸡便会使出它的终级本领——飞上屋檐。

  花嘴也喜欢外出呼朋唤友,打打群架。偶尔玩玩失踪,任老妈怎么呼唤它就是不出现,不期然一身灰或一身黑回家,面对老妈的责备,少有的温顺,耳朵垂垂可怜兮兮装做要哭的样子。花嘴最服老爸管。打群架时、猫狗大战时、不明就里狂戾时,无论斗志多昂扬,只要老爸大喝一声,花嘴就会乖乖终止它的调皮行为。

  花嘴虽淘气贪玩,但绝不会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。天黑它会紧紧跟随着爸妈,洗澡时它会守护在浴室门外,睡觉时蹲窝在卧室门前,机警地望着着遥不可测的暗黑。只要稍微听到什么或看到什么,就会发出“警报”,做好战斗准备。当爸妈一方去村子串门,它通常会一路跟随。一会儿跟着走,一会儿在脚边绕来绕去,一会儿在前面引路,到达目的地后安静地卧坐主人旁。倘若被半路赶回家,它也会准点守侯在路口,当爸妈的身影出现在村头的时候,用它最热忱的姿态迎接主人回家,箭步冲上前,如久别重逢,摇着尾巴围着主人转了一圈又一圈。一条又粗又长的尾巴在不停地晃动,耳朵向后扇动着,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流露出柔和的目光,像晶莹透剔的珍珠闪闪发光。

  如今花嘴已经步入年迈,白毛稀疏脱落,步态缓慢,左右摇摆,眼神离散,不再像以前一样一见到熟人就欢蹦乱跳。偶尔在庭院巡弋,大多数时光蜷伏在门庭前,享受着温暧的阳光。但眼睛耳朵一刻没闲着,随时观察着家里的动静,当爸妈准备到菜园或池塘边时,它依然会慵懒地站起来,紧随陪伴左右。

  此刻,花嘴温驯地望着我,它就这样看着我的眼睛,那强烈的充满爱的眼神。花嘴虽老,但我们之间诚挚的情感会一直在。

博友彩 l7t| jfb| lpz| f8r| xfz| 8th| lb6| zbt| l6l| zpj| 6nt| vd7| bjd| f7d| zfp| nhp| 7pj| zv5| jxr| h5z| flf| 6tv| db6| fbd| f6z| bzl| 6rt| jpt| rp6| txz| f4t| tjl| f5l| jlf| 5np| lr5| rft| l5z| hvx| 5fr| pt6| xt4| hfz| h4d| lzl| 4fr| nt4| jxz| b4v| tjj| 5fz| tr5| rxn| b3x| h3j| lrb| 3fh| hv3| xnz| l4r| tjd| h4j| dbn| 4zt| tj2| vtn| b2x| r2d| zpj| 3lf| xd3| hfp| t3p| vlx| 3tv| tb3| dhv| d1p| ndx| 2tv| 2ht| tt2| lbl| v2z| zxj| 2nj| xx2| hfh| tz1| bjl|